欢迎光临!

正文

“后进生”那英逆袭! 当年的“谷班”学员们如今都怎样了?

Jul 02
admin 2022-07-02 19:03 联系我们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记得前不久在《乘风破浪》节目中,曝光了那英一段20年前的言论。当时她被问到“作为乐坛前辈,为什么你过去那些好朋友一个个都没了”,那英的回答是“因为现在我进步了,他们没有”。

这段话被曝出来,那英当场对着镜头跪了下来,向“乐坛前辈”们道歉,说自己只是胡说八道。

不得不说,那样的发言很“那英”,张嘴就来,从来不知什么叫情商;但从实际来讲,她也不算瞎吹,她讲的也不无道理。2000年后的歌坛,跟她从80、90年代一道成长起来的那批歌手们(尤其是女歌手),确实一个个都掉队了,连田震都在上一年因为摔话筒事件而几乎被封杀了,只有她一直还活跃着;

20年后的今天,那英依然坚挺。所以将20年前那句话放到今天来讲,似乎更为应景了。

在前两天的文章中,我们讲到内地“流行教母”谷建芬,她于80年代创立了 “谷建芬声乐培训班”。这是设立于中国歌舞团里的一个班,被称为“谷班”,很有名,付林、金铁霖等老一辈音乐家都曾是班里的老师。谷班前后教授过50余位歌手,后来他们大多数都成了内地流行歌坛的顶梁柱,至少也是红极一时。

那英,恰恰也是“谷班”的学生之一,而且众所周知,那英当时是班里的后进生,属于是不太受谷老师宠爱的那类学生,足足等了十年,才等到老师给她的一首歌。

那么,除了那英,谷班还有哪些学生呢?他们后来都怎样了呢?我们先来逐一回顾下。

刘欢

关于刘欢是否谷班正式学员,网上有不同意见,不过说他是谷建芬的学生,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。反正他们之间确实关系挺好,有人说他跟着谷老师学过声乐,还有人说谷老师是他与妻子之间的红娘,让刘欢十分感恩。

还有一点,那英公开称刘欢为“师哥”,李勇也说过,当年他和刘欢、毛阿敏、范琳琳是谷班中期的四大弟子。这完全从侧面佐证了谷建芬与刘欢的师生关系。1987年的“谷建芬作品音乐会”,刘欢还首唱了谷老师的作品《绿叶对根的思念》。

2004年,刘欢举办“欢歌北京演唱会”时,特意把谷老师请到现场就座于第一排,并现场演唱了一曲《绿叶对根的思念》向谷老师致敬。

刘欢后来在歌坛的发展就不用多说,他也早成了教父级的音乐家,内地流行一哥,国宝级男歌手,算是谷老师门下学生中最大牌最长青的一位了。

毛阿敏

要说当年谷老师最看重的学生是哪一位,毫无疑问是毛阿敏,称得上视若己出。而毛阿敏在谷老师的扶持下,也迅速成为了80-90年代内地歌坛的大姐大。

毛阿敏演唱谷老师的作品也是最多的:唱着《绿叶对根的思念》参加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流行音乐节歌曲比赛,唱着《思念》在春晚一炮而红,唱着《烛光里的妈妈》参加各类晚会,还有《三国演义》的片尾曲《历史的天空》……

谷老师喜欢毛阿敏的嗓子,也喜欢她端庄沉稳的性格(而反面教材是那英)。毛阿敏在音乐方面没有辜负老师,然后在后来多年的事业发展中,却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过两次。一次是80年代末期,一次是90年代中后期,先后两次因偷税漏税而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2000年后,毛阿敏也就基本淡出了歌坛,尤其在嫁给富商解直锟之后,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。也许,这就是媒体对那英所说的那些不见了的好朋友吧。

去年年底,丈夫解直锟过世,毛阿敏由曾经的歌坛天后,转身成了百亿寡妇。她这一生,也称得上跌宕起伏。

李杰

说到李杰这个名字,也许多数人不熟悉,但在谷班的学生中,他称得上大师哥了,因为他是在1984年就进入了谷班。

李杰的加入属于毛遂自荐,自己背把吉他就找上门去了,而谷老师听他唱了一曲后,觉得声音不错,唱得又很有激情,就收下了他。

收下他后来才发现,这个人真不好对付,太调皮太爱捣蛋了,成天欺负同学,玩恶作剧,简直是一个“混世魔王”。那英当时跟他房间门对门,天天被他整蛊,连告状都不敢告,被他给踹怕了。

80年代末离开谷班后,李杰消失过多年,直到1995年,他凭一首《红旗飘飘》引起圈内关注。

没错,就是孙楠演唱的那首《红旗飘飘》,是他创作的。当时他写完叫孙楠过来听,孙楠一听太喜欢了,便央求李杰一定要把歌曲给他唱。结果孙楠一唱,立即爆红全国。

从此,李杰成了一位集创作、编曲、录音、制作于一体的全能音乐人,先后创作了那英的《天亮》、田震的《真爱无限》、毛宁的《真的我》、何静的《家园》等众多作品。

近两年,李杰好像做了一档叫《杰出原创》的网络音乐节目。

李勇

李勇应该是中期学员,跟毛阿敏她们差不多同时加入的,是李杰介绍的。

据李勇介绍,他那时候是班里发展最好的几位学生之一,经常上各类晚会,1988年,他就上了春晚,演唱了一曲谷老师创作的《男孩》,从此走红全国。还有一首谷老师的《世界需要热心肠》,也是李勇的代表作。

当事业蒸蒸日上之际,李勇却在一夜间消失了,连谷老师都不知他去哪了。据多年后他本人透露,原来他当时是和一个女孩私奔去了海南。在那呆了几年,之前的歌唱事业是全没了,在海南的夜总会里打工为生。

后来刘欢他们去海南演出的时候找过他,劝他回北京,但他碍于脸面没回。后来女孩也分手了,一个人回了天津,从此泯于众人。

直到2017年,早已无人记起的李勇现身某电视节目,讲述当年的这一切,让人唏嘘不已。

苏红

苏红也是早期的学员,于1984年考入谷班,从此跟随谷建芬、付林等老师进行系统学习。

1986年参加第二届青歌赛,苏红勇夺通俗唱法专业组金奖。在她之下,获得银奖的是韦唯,获得铜奖的是她后来的师妹毛阿敏。

1987年春晚,苏红登台演唱了一曲《小小的我》,一时风靡中国。

但走红后苏红却很快淡出了大众视线。因为那一年后她调入了全国总工会文工团,开始了她在全国各地下基层演出的职业生涯。每年随团去各地演出300多场,她到过许许多多的厂矿企业,也许舞台简陋,也许环境恶劣,但她却说“每下基层演出一次,我的心灵都会净化一次”。

如今的苏红,在北京某音乐学院担任声乐老师。每次谈到当年在谷班的学习经历,苏红会感慨地说“谷老师真像是妈妈一样关心我们,还给我们发生活费补贴,现在哪还有这样的班啊!”

解晓东

80年代末,作为北漂的解晓东,幸运地得到谷建芬老师的提携,让他加入谷班,系统学习唱歌。

1990年,解晓东参加青歌赛,获得通俗唱法专业组铜奖,同时获“最受欢迎歌手”奖。

第二年他就上了春晚,与成方圆等几位歌手合唱一首《共同的世界》。

解晓东长得帅,唱得好,但谷老师觉得他的音乐审美不在线,很多大家都觉得好听的歌他却不喜欢也不愿意唱,如《常回家看看》《懂你》。要放在现在,他大概就是那种风格比较异类,不喜欢唱口水歌的小众歌手吧。

从1991年开始,解晓东几乎年年上春晚,但一直没怎么红,直到1995年的《今儿个真高兴》才终于走红。后来也红了几年,1998年他还被票选为全国“四大歌王”之一(另外三个是毛宁、林依轮和罗中旭)。

但到2000年之后,解晓东也渐渐淡出了大众视线,据说是转行经商去了。

2017年8月,解晓东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新闻标题上,原来他以某公司董事长身份出席活动呢。

孙楠

孙楠在谷班算是小学弟了,他是1991年才加入的。

1992年,谷建芬率团“92中国风”赴香港演出,孙楠为其中之一。第二年,孙楠便获得机会与香港艺能动音签约,公司为他制作了专辑《我们都是伤心人》。1995年又在香港发行了新专辑《生生世世》。

虽然在谷班的几年并没有让孙楠如愿走红,但他后来真正走红依然是得益于谷班带来的资源——师哥李杰为他创作了那首《红旗飘飘》,让他一夜走红内地,从此一路高歌猛进,直至登上“内地一哥”的位置。

30年过去,孙楠在中国歌坛依然保持着地位,是刘欢之后最得意的谷班弟子了。

范琳琳

毛阿敏的成名作《思念》,其实是由范琳琳首唱的,也就是在1987年谷建芬作品音乐会上。

那时范琳琳初到北京,就加入了谷班。她的音乐风格百变,什么都敢唱,且都能唱出新花样。原先是民歌手的她,转变为流行歌手,还凭一首《我热恋的故乡》在中国掀起了一阵轰轰烈烈的“西北风”热潮。还有什么迪斯科、新民谣、准原生态、军旅风、文艺歌曲等等,她均有涉及,无不驾轻就熟。

范琳琳在谷班学员中确实是比较特殊的一位,她本来就是声乐科班毕业,来北京后合作的作曲家也不只谷建芬,还有徐沛东、孟庆云、温中甲、付林……最多的是徐沛东。当年风靡中国的流行歌曲,虽然版本众多,但很多都是范琳琳首唱的。

但为什么后来范琳琳在流行歌坛并没有大红大紫呢?因为自1988年加入海政文工团后,将主要精力投入了部队的表演;再后来她也与事业上的好伙伴、时任北京国际声像艺术公司主任编辑的朱一功结为夫妻,从而把家庭当成了人生重心。

段品章

说到段品章这个名字,可能很多人都很陌生,她是女歌手,声音非常好听,当年有“大陆邓丽君”之称。

段品章原先是大连歌舞团的独唱演员,1987年来京,进入谷班学习。谷老师的名作《烛光里的妈妈》《妈妈的吻》都是由段品章首唱的。

1989年后她调入二炮文工团,担任独唱演员。那些年她也经常参加各类晚会,1990年还被全国观众票选为“中国十大歌星”之一。可见,当年的段品章确实是红极一时。

段品章后来也淡出了大众视线。目前的她,好像和亲人一起定居在日本,过着与世无争的恬静生活。下图左三为段品章。

有一次她回大连参加过一个晚会,唱起歌来声音依然与当年没有两样,她还当场走下台,亲吻了坐在观众席上的恩师谷建芬。

那英

最后再来说下那英吧。

那英加入谷班是1988年。

当年谷老师接受那英,绝对不是如获至宝那种,属于是想要又不太想要的那种。一方面觉得那英有一副不错的嗓子,另一方面又觉得她的大白嗓缺少味道。更让谷老师不是很喜欢的是,来了后才发现她“长了一副好嗓子,配了一副狗脑子”,话特别多,大嗓门,还说话不过脑子……所以谷老师当时并没有怎么重视她,说是有意要磨一磨她的性子。

谷老师也是挺真实的一个人,并不是那种做事滴水不漏的端水大师,好坏都会说。所以表面上似乎很容易让人看出她更偏心于哪个。但会想的人不会去“吃醋”,因为他们都知道,老师骨子里是希望每个人都好的。

可是那英就属于不会想的,所以她吃醋是一定的。心里嫉妒谷老师对毛阿敏好,什么歌都给她唱;更气人的是,有时叫那英唱了小样,最后歌曲还是给毛阿敏……

那英只好拼命山寨苏芮,希望能引起关注。后来也确实慢慢获得了一些机会,陆续有了《山不转水转》《雾里看花》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等代表作,并多次上了春晚。

而当那英终于等到谷老师的第一首作品,已经是1998年,当她第五次登上春晚,才演唱了谷老师为她写的那首《青青世界》。谷老师觉得她成熟了,这次肯定能唱好,而之前总觉得她唱得不够毛阿敏入味。

当然,以那英的个性,虽然当年对师姐嫉妒、对老师抱怨是真的,甚至跟老师发过脾气,那记仇却是不存在的,只有感恩。记得当年好声音的时候,她还把谷老师请到现场,为的就是向学员们展现这种老一辈音乐家的代代传承。

除了以上名字,当年谷班学员还有万山红、成方圆、汪正正、任雁等众多歌手,就不一一回顾了。

就女歌手来说,30多年后的谷班学员,显然只有那英还在歌坛一枝独秀了。乃至整个内地歌坛,那一代歌坛前辈,确实大部分都因各种原因退隐了,只有那英一直在进步。当年的后进生,确确实实已经实现了大逆袭。

—— END ——


    一份快3平台,一份快3官网,一份快3网址,一份快3下载,一份快3app,一份快3开户,一份快3投注,一份快3购彩,一份快3注册,一份快3登录,一份快3邀请码,一份快3技巧,一份快3手机版,一份快3靠谱吗,一份快3走势图,一份快3开奖结果